新闻中心
你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少数派投资中国光伏产业一场过山车式的凤凰涅

作者:天博 发布时间:2021-01-07 05:14 点击:

  2020年11月21日,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、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、隆基股份董事长钟宝申、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齐聚一堂。四位大佬做客央视,共话中国的光伏产业。台上的他们意气风发,对实现2060年碳中和的目标感到非常振奋。但在6、7年前,他们一定想不到,自己所为之奋斗的中国光伏事业,能够像今天这般耀眼。2020年,上述四家公司在A股市场上的涨幅分别达到197%、185%、275%、589%。其中,阳光电源成为了光伏逆变器行业中,首家总市值超过1000亿元的公司;隆基股份总市值更是接近3500亿,位列全A第34位。跌入谷底硅元素在自然界中广泛存,就是地上的沙子。虽然常见,但其介于导体与绝缘体中间的特殊属性,使得他们被广泛运用在半导体领域,比如制造芯片与光伏硅片。两者差别主要在于,半导体芯片的纯度要求最低是光伏硅片的1000倍。简单来说,光伏行业所解决的问题就是提供了一种新型的发电形式:

  将硅料拉晶切片,然后制作成电池片,包装成组件,安装到光伏发电站接受日照,将太阳光直接转换为电能,最后接入电网并网发电。

  就是这么一个看似简单的产业,6、7年前的中国却处于“三头在外”的窘境中:

  跟今天中国半导体芯片的处境颇有几分相似。光伏市场最早由欧洲打开,而欧洲最大的市场在德国。德国早在2000年就开始对光伏发电实施全电量收购政策,并于2004年开始进行光伏补贴。西班牙发展也比较迅速,2008年装机3051MW,一举成为当年全球最大的新增光伏装机市场。彼时中国的光伏产业同样发展迅猛,诞生了无锡尚德、天威英利等一大批龙头企业。其中无锡尚德成立于2001年,主营光伏电池片和组件,在2010产能已经达到1.6GW,成为当时全球光伏电池组件的龙头。可是迅猛发展的背后隐忧凸显。

  当时中国在产业链中的定位集中于电池片加工环节,整个产业受核心原材料的制约非常明显。欧、美、日、韩对中国实行技术封锁,对工艺包、数据、专利等进行严格的保护。上游的多晶硅原材料主要被日本德山、美国Hemlock、德国Wacker、韩国OCI等把持;产线%也需要从国外进口。内部隐忧之下,中国的光伏行业在2012-2013年又迎来了外部重击。美国率先发难,于2012年对中国光伏企业进行“双反”,征收20%-250%的税率;紧接着2013年,欧盟同样进行双反,制定高额税率。内忧外患的夹击下,我国光伏产品出口额从2011年的225亿美元直接降至2012年的127亿美元,近乎腰斩。大片企业破产倒闭,打击非常沉重。一没有技术,二没有市场,整个产业就是无本之木、无源之水。涅槃重生中国光伏产业虽然跌落谷底,但后来起死回生。这里面离不开企业家自身的努力、国家政策的支持。早在2006年,钟宝申就在光伏行业蓬勃发展的背景下,看到了设备需要全盘进口的隐忧。当年,他便联合了一些做机床的专家,牵头成立了大连连城数控,先从最简单的开方机做起,后来一步步攻克了难度更高的切片机。虽然钟宝申日后加入了隆基股份出任董事长,但他一直兼任连城数控的董事。2015年,之前主要还处于跟随、模仿阶段的中国光伏设备制造企业,经过多年的学习、研发、创新,终于在此时开始体现出与外国产品相同的能力,但同时能够提供更快的服务、拥有更低的成本。再往后到了2018年,因为金刚线切割的普及,海外设备几乎消失了。中国在设备环节实现了全面领先。除此之外,保利协鑫在硅料环节,华为、阳光在逆变器环节等,都是一步步做大做强,不仅国产替代,更进军海外。企业层面的努力同样离不开国家宏观政策的支持。

  2009年,中国开始实施“金太阳工程”,对光伏装机予以初装补贴。2013年,发改委发布光伏电价政策,确定了0.9-1元/度的标杆电价,并给予分布式光伏0.42元/度的补贴。这些补贴表面上看,是扩大了内需,促使中国新增装机占全球比重从2009年的2%快速扩大到2013年的29%。但同时,它也帮助企业快速降低了成本,使得企业拥有更大的能力去进行研发、创新。

  如今,中国的光伏产业已有三项世界第一:光伏制造业世界第一、光伏发电装机量世界第一、光伏发电量世界第一。2020年9月22日,习总书记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宣布,中国将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。至此,光伏可谓聚齐了天时地利人和,从周期“质变”为了成长。那么资本市场中的“抱团”,促使今年电气设备行业在28个申万一级行业中,实现了排名第2的涨幅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兼具业绩与故事经过多年的发展,中国终于将光伏这个产业链,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。有人说,光伏才是“双循环”战略最好的例子,我深以为然。如果将碳中和的目标,从“双循环”战略和“能源安全”的角度去理解,你就能更深刻体会到中国发展光伏的迫切性:

  2019年,中国进口石油超过5亿吨,外贸依存度达到72%,相较2018年又提升了2个pct。最近两年,世界政治经济形势发生了深刻变化。降低能源等战略物资的对外依存度,在这个更加注重“安全”的世界中,无疑更为重要。再回到资本市场上,在中、美、欧、日、韩等世界主要经济体均公布了实现碳中和的时间表后,市场普遍认为光伏行业迎来了长期向上的拐点。

  对于追求增速、长期、确定性的投资人来说,光伏无疑是较吻合的投资方向。远期来看,IRENA预计2050年全球光伏累计装机规模将达8519GW,成为最主流的电力装机形式,未来30年存在超过15倍的成长空间。

 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达摩达兰在讲授估值课程时曾说:在努力攻克估值问题的过程中,我得到的一个重要教训是,没有故事作为支撑的估值既无灵魂也不可信,故事比数据表更易于记忆。那么纵观中国光伏产业的发展史,就是一个故事从“有可能”,到“希望破灭”,再到“极有可能”的过程跌宕起伏,扣人心弦。一般来说,对于“极有可能”发生的故事,且行业景气度向上时,个中公司往往会有超预期的表现。实际来看,逆变器、玻璃等某些光伏产业链公司确实在今年出现了业绩大超预期的情况。当然,故事不能等同于数字,投资不能一腔热血。只有公司将愿景真正转化为靓丽的业绩,实实在在赚到钱时,故事才算完整。结语光伏可谓是中国制造业里最争气的一个行业,全产业链优势已经建立。事实上,中国还有不少制造业也处于国际领先地位,比如空调、高铁等等。希望中国的芯片、汽车等更多制造业向高端进军,做大做强,能够书写出一篇和光伏一样“逆天改命”的故事。

  证券之星估值分析提示隆基股份盈利能力较差,未来营收成长性较差。综合基本面各维度看,股价偏高。更多

  证券之星估值分析提示阳光电源盈利能力较差,未来营收成长性较差。综合基本面各维度看,股价偏高。更多

  证券之星估值分析提示金太阳盈利能力较差,未来营收成长性较差。综合基本面各维度看,股价偏高。更多

  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。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证券之星对其观点、判断保持中立,不保证该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数据及图表)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。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股市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。

天博